您所在的位置:普巴新闻>社会>一个多世纪前香港的护士培训

一个多世纪前香港的护士培训

2019-10-25 16:01:16| 发布者: 匿名| 热度: 4697

摘要: 香港养和医院首届护士毕业生早年,在中国的医疗体系中,“护士”的职责一般由家中的女眷承担。她任护士长期间,培训了另一名华人黄太担任其助手。首位见习护士是一名欧洲药商的遗孀,其后共有16名见习护士接受训练

“护士”在现代医疗中起着重要的作用。护士除了是医生的助手之外,在接受治疗、为病人提供适当的护理、观察病人的身心变化的过程中,也是病人的重要看护者和看护者,以便他们能够轻松地接受治疗。

香港洋河医院首批护士毕业生

早年,在中国的医疗体系中,“护士”的责任通常由女性家庭成员承担。与西方医院系统不同,中国人生病时经常在家接受治疗和疗养,所以护理病人的工作是由妇女在家里进行的。护士这个职业是随着西方医学在中国的发展而引入的。以香港为例,“护士”的专业发展可追溯至19世纪下半叶,当时香港已有西医医院,但这些医院缺乏护士,忽视病人护理。根据当时医务人员的报告,虽然公立医院是在1850年建立的,但医院里的病人护理是由没有接受过专业护理培训的中国工人来照顾的。

上世纪纳德日达医院的选址

直到1887年,伦敦传教士协会才在中国贺齐的支持下开设了爱丽丝纪念医院。雅丽纪念医院为香港华人提供免费西医治疗,并促进西医在香港的发展。关泰,一名中国妇女,在鸭梨纪念医院担任护士长。关泰是中国牙医关丽的妻子,关远昌懂英语。在担任护士长期间,她培训了另一位中国人黄女士作为她的助理。然而,这里所谓的培训并不正式,缺乏具有卫生常识的教授。后来,关女士因健康原因辞职,伦敦传教士协会任命接受过专业护理培训的史蒂文斯女士(h.stevens)来香港接任爱丽丝纪念医院的护士长。

上任后,斯蒂芬夫人在爱丽丝纪念医院及其“姊妹医院”纳德日达医院(Nadezhda Hospital)开设了正式的护士培训课程,这对香港的护理行业产生了深远的影响。她给予中国人接触西方护理专业的机会,为香港西医的长远发展奠定了良好的基础。第一个接受培训的实习护士是一名中国妇女阿桂,她后来去英国接受妇产科培训。然而,由于中国人对“护士”知之甚少,并受传统观念的影响,到1897年,参加护理实习计划的学生人数被限制在4人。

除培训外,港英当局还直接从英国聘请护士长到香港,在医院提供专业护理服务。到1895年,医院已经从英国雇佣了九名护士长。他们有三班制,在正常情况下工作良好。然而,如果其中一人请假或离职,工作量就会增加,人手也会短缺。这种情况在当时非常普遍,因为根据合同的规定,护士长在完成六年合同后有权享受半年带薪休假,所以医院实际上长期面临护士长短缺的问题。护士长也经常抱怨假期太短。他们通常在度假时返回英国,但如果扣除旅行时间,他们只能在英国呆4个月。

因此,港英当局开始培训当地18至19岁的欧亚女孩担任护士,月薪5元,暂时代替休假的护士长,并协助其他护士长工作。这样,不仅可以降低劳动力成本,而且欧亚女孩一般都能听懂英语和汉语,可以方便地与病人交流。此外,培训本地护士长远来说有利于香港医疗制度的发展。然而,英国一些医疗护理官员和护士长反对在香港培训护士。他们认为当地医院没有足够的设备为实习护士提供足够的培训。他们的护理资格和标准不如英国护士。因此,他们必须在英国护士长的监督下工作。因此,从英国雇用的护士长人数不能减少。此外,从工资角度来看,私人护士的薪酬相对较高,这可能导致一些受过培训的欧亚女孩停止学习,或者毕业后不愿意在公立医院工作。

最后,港英当局于1895年5月批准了培训当地护士的计划。第一个实习护士是一个欧洲毒贩的遗孀。此后,共有16名实习护士接受了培训,但只有5名继续学习。其中,只有三个人完成了三年的实习。其中一个是中国人,后来在香港做私人护士。另外两个是英国人,他们去伦敦深造,去马尼拉做护理工作。虽然见习护士的流失率很高,但港英当局继续提供护士培训课程,以增加香港护士的人数,并增加这些女孩未来的就业机会。与此同时,为了吸引护士留任,当局决定根据其资历增加工资和晋升。与此同时,他们还改革了护士培训课程,以提高其专业资格,并提供护理宿舍,以吸引更多人到护理行业工作。

1929年,何妙玲女士(左边第二排第七的吴方婷女士)在给护士毕业生颁发证书时,拍了一张集体照。

进入20世纪,香港本地护士的数量逐渐增加,丰富了香港的医疗体系。例如,1911年,4名见习护士毕业于亚利纪念医院和纳德日达医院,其中两名受雇于港英当局,一名是私人护士,一名是东华医院的护士(这是东华医院第一名中国女护士)。随着护士的增加,雅丽纪念医院于1912年为护士建造了宿舍,接纳更多的实习护士。此外,医院培训将护士课程与助产士课程相结合。经过两年的培训,护士将去妇产科医院接受助产士培训。例如,1915年,有16名见习护士在雅丽纪念医院接受培训,其中8人接受了妇产科培训。到1931年,该医院有25名受训护士,其中6名是妇产科护士,19名是普通护士。

当时,也有男性从事护理工作,但人数不多。何妙龄医院1922年的一份报告指出,该医院急需男护士。当时,香港的护理工作深受中国传统观念的影响,“男女无亲属授受”的观念难以打破。结果,中国女性拒绝照顾陌生的男性病人,男性病人拒绝接受女性护士的帮助。然而,懂英语的中国人可以在香港做生意,赚更多的钱。很少有人选择护理工作。此外,中国医院也迫切需要男护士,这些男护士不需要经过培训就可以进入这个行业,他们的工资也比何妙玲医院高。因此,何妙龄医院聘用训练有素的男护士极为困难。

到了1931年,香港通过了《护士注册条例》,并成立了护士局来执行该条例。条例规定所有在香港执业的护士必须注册,他们的资料,例如执业医院和毕业日期,将会在香港宪报刊登。护士管理局负责审查申请人的资格,惩罚未经注册执业的护士,以提高护士素质,提高香港的护理水平,保障病人的生命。

根据1934年及1937年香港宪报刊登的注册护士数据,香港护士人数由1934年的214名增至1937年的254名。男护士的数量也有所增加。例如,1934年只有16名男护士,但1937年增加到18名,但总比例仍然很低。大部分注册护士在港英政府医院、雅丽联合医院、光华医院和东华医院接受训练。其中一些人还在私立医院接受培训,如洋河医院和皮克医院。在注册护士中,除了在香港受训的护士外,还有在前往香港执业前曾在广州、加拿大、英国、澳洲等地受训的护士。

作者:罗万贤(香港浸会大学历史系)编辑:于颖责任编辑:山文英

© Copyright 2018-2019 2shotlive.com 普巴新闻 Inc.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