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普巴新闻>社会>致敬康西瓦:英雄从未被遗忘

致敬康西瓦:英雄从未被遗忘

2019-11-08 21:13:31| 发布者: 匿名| 热度: 111

摘要: 在烈士纪念日到来之际,带着这些疑问,笔者走进了康西瓦。自卫反击作战结束后,一部分烈士安葬在叶城烈士陵园,一部分烈士安葬在当时的康西瓦前沿指挥部附近。1965年5月,新疆维吾尔自治区政府拨出专款,在康西

群山环绕,万物生长,一条笔直的柏油路从感性瓦达坂延伸出来。路的尽头是感性瓦杰帕烈士陵园。这里是无人的“天空边缘”,但近年来,越来越多的人开始关注它。那里有大沙尘暴吗?烈士的墓碑完好无损吗?环境改善了吗?有人经常去悼念烈士吗?带着这些疑问,作者走进了康熙华。

初秋时节,中原的酷热还没有结束,位于新疆皮山县喀喇昆仑高原腹地的康西瓦烈士陵园已经为冬天做好了准备。虽然天气很冷,但它不能阻止来做礼拜的人。

康西瓦海拔4280米,距离最近的县城400公里。这是中国最高的烈士陵园,但这里从来不孤单。长期以来,新兵上山前必须向烈士们报到,老兵们也必须来这里向烈士们告别。更不用说现在良好的路况,交通工具的司机,骑马的游客...甚至许多人从数千英里外赶来表达他们的敬意,并向烈士献上一束鲜花。

“近年来,许多人都来祭奠清明节、八月一日、烈士节等重大节日。他们带着失踪或委托、感动和责任而来。每个人背后都有无穷无尽的故事要讲。“这是边防团团长张军荣说的。

总有时间被记住

代表父亲寻找亲戚

“亲爱的叔叔们,我叫吴佳,我父亲是吴永强。他和你一起参加了自卫反击。50多年过去了,我父亲从未忘记你。他经常告诉我他和你并肩作战的日子。今天,我怀着极大的敬意来到这里,向你们的英雄致敬,代替我的父亲表达我的思想,安慰你们在天空中的精神。”这个叫吴佳的女孩是新疆一家医院的护士长,她驻扎在高海拔地区。她步行5公里到康西瓦烈士陵园寻找与父亲并肩作战的战友。

在吴佳的记忆中,他经常听他的父亲吴永强回忆他与战友的战斗和血战。现在,当她站在墓碑前看着那些熟悉的名字时,眼泪开始流出。

20世纪60年代初,中国军队被迫在平原含氧量不到一半的高原战场上发起举世闻名的自卫反击。在那个又高又冷的高原上,即使天气太冷不能说话,也没有人退缩。他们誓死捍卫国家主权和领土完整。烈士王中典用身体顶住了爆炸,与地堡中的19名敌人一同死亡。烈士罗光燮用他的身体滚进雷区开路...当当时的排长吴永强带头冲锋时,他的腿被炸掉了,醒来时他正躺在医院后面的病床上。经过十几次大手术后,他幸存了下来。然而,他不能放弃他对军队的深厚感情。在吴永强的影响下,他的两个女儿相继参军,接过父亲手中的钢枪,在他战斗过的西部边境作战。

吴佳在每个墓碑前停下来致敬。走到一等英雄秦振卿的墓碑前,她停了下来。这个名字太熟悉了。她多次从父亲那里听到秦振青的故事。在那场战斗中,秦振清用他的身体掩护了他的战友两次。当他左肩受伤,穿过敌人布设的第二个雷区,为了掩护曹芙荣指挥官,他朝另一个方向跑去,以吸引敌人的火力...秦振清死后,曹芙荣命令连队迅速冲进敌人阵地,歼灭敌人。

吴佳抽泣着,拨通了他父亲的电话,告诉他面前的情景。“甄青、德、田Xi兄弟,我是你们吴排长,你还记得吗?这么多年来,我经常想你...我们的女儿很幸运,给了你深深的鞠躬和一杯白葡萄酒,这是我的愿望。兄弟们,安息吧!”

总有人不怕高山和漫长的道路。

熏香永无止境

埃尔默·伊蒂(Elmer Yiti)是新疆叶城县烈士陵园的墓地看守人。和他说话时,很容易被他布满皱纹的手吸引,因为他的手背上有一朵花、一颗五角星和一个维吾尔语单词。每当有人问这意味着什么时,他都会小心翼翼地解释花现在代表着幸福的生活。五角星是纪念他军事生涯的希望和荣耀。维吾尔语的意思是“为人民服务”,也是他一生的追求。纹身也是为了纪念那些死去的同志。

自卫反击战结束后,一些烈士葬在邺城烈士陵园,一些烈士葬在当时的康西瓦边防指挥部附近。1965年5月,新疆维吾尔自治区政府拨出专款,在康西瓦建立烈士纪念碑,为83名烈士竖立墓碑,正式命名为“康西瓦烈士陵园”。从那以后,死在该地区的边防人员被埋葬在甘肃省。迄今为止,已经有107名守卫边境的士兵被埋葬在这里。

从军队换工作后,伊曼纽尔·伊蒂第一次被分配到一所学校。然而,他不习惯舒适的环境,总是想接近死去的同志。他主动申请承担叶城县烈士陵园的看守责任。然而,这些年来,他的心中充满了另一种担忧。他想去康西瓦看看以前的战场和埋葬在那里的战友。“我想那些兄弟埋在康熙瓷砖里。这座山很高,路很远,我不知道是否有人去过。这些年他们应该相当冷清。五十多年来,我想去关西瓦看他们……”

伊曼纽尔·伊蒂(Emmanuel Yiti)的心脏被他的家人发现了,但康西瓦离得太远了。在家人的劝说下,老人终于同意让他的儿子埃尼瓦尔·伊梅去拜拜。

跑了两天后,我爬了几个大坂,海拔下降了3000多米……伊尼瓦尔·伊曼纽尔(Enival Emanuel)终于到达了康西瓦。慢慢走进墓地,他被眼前的景象震惊了——烈士纪念碑下,驻军部队,新西藏线上的施工队,自动驾驶的游客和徒步旅行者...墓碑上点燃的缕缕烟雾仍然弥漫,洒在地上的花束仍然很浓。埃尼瓦尔·伊曼纽尔长长舒了一口气。他知道父亲可以放心,埋葬在康西瓦的烈士并不孤单。

黑龙江的金女士非常理解埃尼瓦尔·伊曼纽尔的感受。在夏天和秋天,她独自前往新西藏线。在她来之前,她得知她将经过康西瓦烈士陵园。当她从邺城出发时,她特地准备了熏香。她告诉作者:“我祖父在抵抗美国侵略和援助朝鲜的战争中牺牲了,我从他的骨子里对烈士有一种崇敬。和我祖父一样,埋葬在康西瓦的烈士都是为了保卫祖国而牺牲的。当我来到这里时,看到这么多牺牲,我感到惊讶和宽慰。许多人来自像我这样的其他地方。烈士们没有被忘记!”

天地之间总有一种触摸。

观看昆仑山

为了给烈士们提供更好的环境,2000年8月,新疆军区决定将埋葬在康西瓦的烈士们转移到邺城烈士陵园。殡仪员的越野车刚刚拐进烈士陵园的路口,爆炸了三次。挖掘开始后,突然下起雨夹雪。“烈士的遗体已经变成了祖国边境的巍峨山峰。他们的灵魂已经融入白雪覆盖的昆仑山,他们将誓死捍卫。他们不想离开!”殡仪员要求他的上级将烈士墓恢复原状。

2006年,康西瓦烈士陵园被命名为爱国主义教育基地,从此它向外界揭开了神秘的面纱。越来越多的人知道,在雪原上的219国道上,有一群烈士为国牺牲。经过多年的洗礼,纪念碑上的碑文变得难以辨认。上级机关决定对烈士陵园进行大规模修复。所有烈士的坟墓都用石头和水泥保护着。新墓碑一个接一个清晰可见。维修人员克服缺氧、天气寒冷、大风等困难,使康熙华以全新的面貌屹立在白雪覆盖的高原上。

纪念碑背面的楷书写着:“英勇牺牲的烈士为祖国做出了不朽的贡献。罗光燮、王中殿、伊斯梅尔·穆罕默德、张戴蓉等英雄模范人物将永远活在各族人民心中……”每个名字背后都有一个年轻的生命。虽然他们在胜利的号角吹响之前就倒下了,但他们的故事在守卫边境的士兵口中代代相传。

边境自卫反击战前夕,正在国内探亲的维吾尔烈士伊斯梅尔·穆罕默德(ismail Mohammad)得知部队有作战任务后,立即返回战斗。1962年10月27日,伊斯梅尔和他的战友在巡逻时遭到伏击。在生死关头,伊斯梅尔拿着冲锋枪跳了出来,只留下一句话:“连长,我要转移敌人的火力。”次年4月26日,国防部授予他“战斗英雄”的荣誉称号,并承认他是中国共产党的正式成员。

副排长潘法之是埋葬在墓地里的最高级别官员。在战斗中,他率领2级尖刀,首先冲进敌人的防线,消灭了碉堡的守军,攻击了第二个碉堡,头部受重伤,瘫倒在战场上。醒来后,知道连长和排长受伤了,他咬紧牙关,不顾疼痛继续战斗。他一个接一个地炸毁了两个掩体。最终,他因受伤而死。战后,他因其一流的成就而被人们铭记。

自卫反击结束后,成群的官兵来到这里继承他们祖先的遗产。蔡元山,30英里军营的前站长,甘肃武威人,自愿去边疆和祖国最需要的地方。几年后,接到在30英里军营工作的命令后,他冲到关西瓦烈士陵园,泪流满面地抽泣着,“我叔叔蔡田文在这里作战,牺牲后葬在关西瓦。我总是以我叔叔为榜样,跟随他的脚步去军队和新疆。驻扎在这个他曾经为之流血的炎热高原上。”第一排的第三块墓碑上清晰地刻着这样一句话:“甘肃武威7975军副班长蔡田文于1962年10月逝世”。

新疆边防团上士杜海兵提到康西瓦时也有无尽的深情,那里不仅埋葬了一位50多年前死去的烈士,也埋葬了一位战友。每次路过感性,他都会过来看看。杜海兵平时只抽10元一包的香烟,但是他总是带着特别买的中国香烟。从大门到第107块墓碑,他走了无数次,几乎能背出墓碑上深刻的字:“yeldenbayl red,1992年4月3日出生,男,蒙古族,新疆阿尔泰市哈恩德加特镇人,2010年12月入伍,2015年5月入党,获得三等功,2016年1月23日23岁时在河尾滩乳头连接哨岗值班警卫,因突发心肌炎和脑水肿去世

守卫喀喇昆仑的士兵们永远记得巡逻时攀登的雪峰、穿越的洪水和穿越的冰川都有他们前辈的足迹和英雄们挥之不去的温暖。“如果我死了,我将被安葬在康熙华,继续与100多名烈士一道保卫我们祖国的边界。”康熙华死后的埋葬已经成为某种荣耀的象征,这种荣耀早已深深植根于每一个边防战士的心中。

(这张照片是由新疆军区边防团提供的)

制图学:胡硕

香港彩投注 买彩票 天津11选5

© Copyright 2018-2019 2shotlive.com 普巴新闻 Inc. All Rights Reserved.